sweaterok.jpg 

這是我平生最後手織的兩件毛衣;毛線是全新的.

是根據小時候母親所教的針法而織的.

 不過兒時,檢兄姐舊毛衣拆下來織的雜色毛衣較有創意.sweater.jpg 

上個月,60歲的小弟為要上台見證,分享他所感受的母愛.寫下這篇引言.

   不過"
母親常向有錢人家 要一些舊毛衣," 這句話有些誇張, 
    由家中最小的弟弟敘述家史, 不免
有些偏差.但母親的愛是不容扭曲的. 
 
 這是家中小弟見證中的引言
 前幾天,當我在整理我的衣櫃時,再看到我母親留給我的兩件嬰兒時期的針織
 
  毛線衣。一件是土黃色,一件是深褐色(咖啡色)
,在上面因被虫吃,破了幾個小洞。
  
頓時,我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它讓我回憶起童年時,母親是如何地愛我們、
  保護我
們、養育我們。

  我母親生了十個兒女
(六女四男)
,在我嬰兒時,她是一位小學老師,
   
她曾背著一嬰兒、兩手各牽著一個小孩、兩個稍大的孩子在前面走,
   步行到小學去上
班。那位被背著的嬰兒就是「我」。
   當時台灣經濟尚未起飛,靠著她及我父親當
公務員微薄的薪水,也養育了
   我們十個兄弟姊妹至成年,完成
大學以上的教育。

   衣櫃中的這兩件小毛衣,是我當母親去逝(與列祖同睡)
後,我在整理她的遺物
   才發現
她已保留了幾十年。當我小時候,家裏經濟狀況很差,母親常向有錢人家
    要一些舊毛衣,
把毛線解開,用勾針一針針,按我們兄弟姊妹的尺寸,重新
  織給我們穿,兄姊長大了,
不能穿了,再解開一次,重織給我穿,因為我排行最小。
    
  這兩件小毛衣,讓我想起了唐朝詩人孟郊作的那首五言絕句的詩~遊子吟: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雖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也讓我回想起1980年代,一首台灣的校園民歌:「
北風吹雪花飄滿地,寒夜孤燈下
  
只有我母親,一付針線團擱在地,窗外銀光閃,她在織毛衣,皺紋的慈顏,老花的眼鏡,
  
一針一線,充滿了愛心與關心,啊....母親  
....母親....我愛您!

 
  
是的!天父的愛,就像我們的母親一樣,祂也是無條件地愛我們、供應我們、
   眷
 
顧我們,噓寒問暖,惟恐我們受到傷害。當我父母親都去逝後,我傷心欲絕,
   久久不能
回復達5-6
年之久;但天上的父安慰了我,代替了這世上的父愛母愛。
   世上所見的一切
事物,都是暫時的、不能久存,一切都要過去「往事只能回味」;

  
但天父的愛,是永恆長存、是不變的!母親賜給了我這兩件小毛衣,讓我思念她,
  
思念母愛的偉大,但也喚不回她一生一世能再陪著我;
同樣地,天父愛著我們,
  祂也給了我們衣服,而且是三件,這三件衣服,
不像我母親給我的毛衣會被蟲蛀了;
  這三件神所賜的衣服,是屬天的,不會被虫蛀的,
如果我們好好地穿好這三件衣服,
 就有了永生的盼望,走向得勝的道路,得神的賞賜,
那榮耀的冠冕必加給我們!
.......................以下10頁從略
 

創作者介紹

黄昏拾零

old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