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jpg 
        它是一張很小的油畫,只有一本書那麼大.背後的故事是這樣的

  1999年春天,剛到美國不久,為了訓練英文聽力,選了一門基礎油畫
  這門課,動耳動手不動口。又有娛樂性。

  這張作業的要求是找一張圖片,在圖片上畫等分的小方格,爾後放大於畫布上。

  色彩及質感的要求與照片相同,以考驗你調色的能力。

  作畫程序是由左至右,免於污染袖口。為了'聽英文'我只好遷就這種無聊的複製練習。

  但我特別挑選一張尺寸最小的畫布。>有一天,老師提醒我:"作畫程序是由左至右"

  但我喜歡由中心點著手。我想弄污袖口是我個人的事.

  另一天,老師派一個中國學生翻譯,  再度轉達他的"由左至右畫'觀念。

  他以為我聽不懂. 我仍堅持由中心區域着手。

  事情終於發生了。美國老師開始找我麻煩.

  放幻燈片時,我不小心碰到椅腳,發出異聲.   他只說,不想看的可以離開,

  甚或可退選這門課..........     英文啞巴的我,無言以對.

  我為了減少複製圖片的負擔,將照片的四分之ㄧ的面積撕下,畫出"撕"的質感。

  在無聊中,製造一點趣味效果. 在完成的過程中,老師數度無言的在我身後盤旋。

  他驚歎,我怎麼能畫出那樣的質感?

  有一天,他對全班說:" 撕掉一角的畫,顯得很特殊呢"

 我完成這張畫後,就退了這門課。

此後,經過無數次的搬遷。因為這張畫太小,總是被遺落在某角落,掺和在行李中,未被丟棄。

自從眼疾發作之後,對它有些珍惜,它可能是我僅存的一張寫實繪畫.

留著它,紀念它. 我還是喜歡半抽象畫 .

創作者介紹

黄昏拾零

old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